云韵月

喜欢盗墓笔记,喜欢旅行,喜欢风景,热心肠。

雪夜微凉『3』


   *作死尝试写哨响
   *bug会有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上回说到江波涛大大一个多嘴害苦了轮回上下,为了将功补过,江波涛很是主动的要帮周泽楷的忙。
 
  呃……什么忙,就是一个恋爱零经验的去帮另一个恋爱零经验的人去谈恋爱。

  听起来就像天方夜谭。

  这时候果然还是度娘最靠谱。江波涛下定决心后果断的坐到电脑前认真的做了一下午的笔记。之后在走廊上碰到周泽楷之后郑重的将笔记本交到了自家队长手里。

  江波涛:队长加油我看好你哦!

  周泽楷:???

 
周泽楷莫名其妙的翻开了小笔记本,见上面密密麻麻的不知道写了点什么, 但看到江波涛郑重的样子还是收起来,自家副队长应该没什么问题。

  回去仔细看过后,周泽楷发现江波涛第一次这么不靠谱。 不靠谱到让他都欲哭无泪。

兄弟,我追的哪位您能先打听清楚再想法帮我吗! 我追的是向导没错可他是个男的啊!

   周泽楷面无表情的将笔记本扔进柜子里。站在柜子上的苍鹰非常恨铁不成钢的踹了下柜门。
 
  不过……去主动见他这个倒是靠点谱。周泽楷看了眼雀跃而起的苍鹰,心情突然变得非常好。

  ……

“最近眼皮子跳的厉害。”叶修靠在椅背上,揉了揉眼睛。面前的电脑屏幕停着荣耀胜利的界面。
 
  “哪个眼皮跳的厉害啊?”唐柔活动活动手腕问道。

  “左眼。”

   “可能最近会发生什么好事吧!”

  “老板给涨工资?或者准许我在前台值班时抽烟?”

  “不可能的。想点别的吧!”

   “总不可能是桃花运吧。哈哈。”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我一定要回去昨天掐死嘴贱的自己。

  当周泽楷抱着玫瑰花束拎着礼物站在自己面前时,叶修如是想到。
 

元素传说『9』

   *bug会有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回了嘉世的保护区,两个人就分开了。叶修推开兴欣的门时,就看见陈果在路的正中央摆了张椅子,坐在上面一脸杀气的瞪着他。 身经百战的叶修吓得差点关门跑路。 不过叶修还是强忍着与自己的烟说再见的恐惧进了门。
  “回来了?”
  
“诶,回来了……”

又是一阵莫名的沉默。叶修偷偷抬眼瞄了眼陈果。见人家仍旧坐的端端正正的盯着他,目的估计是用眼神杀死他。叶修选择安安静静的继续罚站。
 
  大概是叶修的认错态度良好,陈果最终还是没说什么,摆摆手上楼了。叶修松了口气,对着旁边捂嘴笑的唐柔无奈的耸耸肩,指了指自己的屋门,看到唐柔了解的点点头,便径直走了进去。
   
   进了屋后,叶修随手将材料堆在一边,小心的撑开了千机伞。

  从那天起,这把天才之作就被深藏在尘埃之下,直到叶修逃出嘉世,千机伞才得以重见天日。陪伴自己十几年的却邪被嘉世当作礼物送给了新人。 仔细想想,那个人留下的东西本就不多,却邪离开他时他还心疼了好久,现在只剩下这把千机伞……
 
   怎么样也不能让它出一点事。
 
   叶修小小的回忆了一下过去,紧接着就开始接下来的工作——千机伞的修复及升级!
 
   搁以前叶修也不会像现在这样狼狈的到处抢材料,因为以前是不愁材料来源的,而他也不愿意让这千机伞出现在世人眼前。这样的天才之作,不知道有多少人趋之若鹜。

 
   摊开工具箱,将材料分解,在一点一点的装进千机伞,每一个小细节都不敢放过。最后完成时,叶修揉着酸疼的眼睛,险些直接睡过去。
 
  “不行不行,还没渡过危险期呢……”叶修强打起精神,晃晃悠悠的站起身,拿起千机伞变换成矛形态,再换成伞形态慢慢撑开。这过程叶修不得不提心吊胆,好在工作完成的成功,千机伞没有出现崩溃的现象。

   安心了!

  叶修满足的倒在床上,衣服不脱被子不盖抱着升级成功的千机伞就这么睡着了。

 
  第二天是叶修被陈果敲的震天响的敲门声吵起来的。急里忙慌的开了房门,立刻就被陈果
推出门去了。

  “诶诶,老板你这是干什么?”
 
  “哎呀少磨叽,快快,有人急着找你呢!出门左拐的那家咖啡馆,快跑两步别让人等急了!”

  
    “有人找我?”叶修一头雾水的飘进咖啡馆,问了人后找到了那个急着找他的人。叶修仔细一瞅,这人比苏沐橙黄少天来找他时穿的装备还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年头流行这么穿吗?叶修心里吐槽道。面上还是规规矩矩礼貌的问:“你好,你是?”

 
   来人问声抬起头,一把拽掉脸上的装备,露出被捂的严实的那张脸来,欣喜的喊了一声:“前辈!”

  叶修却是在看到来人的真实容貌后觉得自己有点穿越了。

  “你怎么来了?”

元素传说『8』


   
  *bug会有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由于黄少天一时的冲动,蓝雨军火库莫名被盗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微草,这对常年和蓝雨杠的微草来说,是个再好不过的消息。

  幸灾乐祸会有的,该有的关心也会有的。于是蓝河在今天第三次接到来自微草的慰问电话时,忍不住朝电话咆哮:“够了啊你!我都听见你偷笑了!你到底是来干嘛来了?”

  “你不是看出来了吗?”

  “对不起我只看出了你是来嘲讽的。”

   “诶诶诶不是,我真的是来关心一下你们的,别那么冷漠啊!”

   “胡扯,就是来幸灾乐祸的。”

   “好好好我是来嘲讽的,顺便问一下那个人……”

   “没找到,不知道,不清楚。再见!”

   暴躁的挂断电话,蓝河瘫倒在座椅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天花板,酸疼的眼睛抗议着它有多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仓库里丢的材料但是没多少,但真正值得小心保管的高级材料却是一点不剩的全没了。蓝河痛苦的捂住脸。不怕抢劫的,就怕抢劫的有文化,这一抢损失怕是没个几年补不回来。

   “这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此时的某何方神圣正满意的清点材料,清点完后将其中一份递给了旁边站着的楚云秀:“辛苦了!”

   “不辛苦,下次再叫我啊。”楚云秀叼着烟毫不客气的接过来,潇洒的一挥手走了。 留在原地的叶修和苏沐橙互相看了看,笑。

   下次叫出来就有难度了,叶修好笑的想。这种迫不得已的选择以楚云秀的性子大概是不会有第二次了。    苏沐橙清点着两人份的材料,歪过头看着叶修:“我们这样好吗?”


  “迫不得已嘛,再说蓝雨那么大的军部还真的会在乎这么点东西。”叶修掂了掂手里晶莹剔透的石头头也不抬的说道。
 
  苏沐橙眯起眼睛看着套在自己手上的蓝宝石戒指。 或许是蓝雨在某次战争中获得的战利品,因为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被随随便便的扔到了仓库里。这回被叶修给翻到了。苏沐橙不理解叶修为什么一定要她戴上,而且不能随便摘下,绝对不能丢。

  不过叶修这样做大概有他的理由吧。苏沐橙看了眼身后忙碌的叶修,选择了无条件的相信。

  不过……那件事还是不要说了吧。

  苏沐橙看着私人通讯器里传来的消息,默默的点了删除。

 
    
 

雪夜微凉『2』


   *作死尝试写哨响
   *bug会有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没想到你这么受欢迎啊。”前来兴欣助阵叶修的苏沐橙一边翻着叶修的聊天记录一边评论着,手旁边放着冒着热气的泡面。一只白色的猫趴在泡面旁边,伸着小爪子扒拉着热气玩。苏沐橙不客气的抱过泡面桶呼啦呼啦的开始吃,那只白猫一下没了玩的就委屈巴巴的盯着她。

  “对你的精神向导好些啊。”叶修无奈的抱起猫放到一边,坐下来继续操作自己的角色。苏沐橙翻了个白眼,无视自己可怜巴巴的精神向导继续吃。蓝色的知更鸟停在苏沐橙的肩上,欢快的叫了一两声。这下叶修更加无奈了:“我怀疑自己的精神向导叛变了。”
 
   “只能说明蓝蓝更喜欢我。”苏沐橙咬着叉子用手指逗弄着肩头的知更鸟,然后指着消息里最醒目的那条周泽楷的消息问:“你打算怎么办?一直不回复吗?你看又给你发来了。”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啊,我好像和小周并不是很熟吧?”叶修仔细想了想,发现记忆最深的似乎只有广告上那张帅的迷倒众生的脸。

  “唔唔……这下可有意思了。话说好像还没有多少人知道你是向导吧?”苏沐橙咂咂嘴,喝了两口汤,眼珠子一转笑嘻嘻的和叶修说:“这样吧,我替你问问周队好了。”

   叶修一听连忙摇头:“算了算了,你还是继续和云秀聊电视剧吧。”

   “好吧好吧随你。但是别拖的太久了,说不定人家还等着呢!”

  有时候直觉真的准到让人无语。苏沐橙可能就是那么一说,叶修可能就是那么一听, 但他们无论如何也没想到周泽楷同志真的从发出那条信息的那一刻开始等到了现在,而且还在等,大有不等到回复就不罢休的执着,为此还等出了俩黑眼圈。 轮回的上下心疼的呦……
 
 
  “怪我怪我。。。”轮回的江大大捶胸顿足,深入调查后得知,周泽楷现在这样的状态大概全因为江波涛的一句话。

  “周队你想关心一下那个人但又不好意思开口?”

  点头点头。

  “那多简单啊,直接问最近过得好不好不就行了?”

  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

  江波涛:求问我现在谢罪还来的及吗?在线等,急急急!!!

 

  

  
     

  

雪夜微凉『1』

   *作死尝试写哨响
   *bug会有
   *ooc有,私设较严重,各位看官通融一下啦木嘛~
   *总之慎入
   *同时给私聊我的小伙伴道个歉,我另一篇文的tag有误,谢谢指出

  南方温和的气候很少能看见下雪,所以叶修看到落了满肩的雪花时,小小的惊讶了一下,然后扣上帽子,拎着朔料袋一边搓手一边往灯火通明的网吧走过去。
 
   雪毕竟是凉的,时间长了那种凉凉的感觉会渗入骨子里,再想驱赶出去就难了。
 

  比如现在,就晚了一点,寒冷就已经侵占了内心了。
 
  叶修靠着门,网吧里回荡着嘉世宣布他退役的消息。 黑夜里只有他嘴上那根烟顽强的发出微弱的火光。 网吧里不断有哭泣声传入他的耳朵里。
 
  叶修笑了一下,那点点的火光终是撑不住,沉寂在无边的黑夜里。
 
  “这天儿,真冷啊……”

 
  网吧清冷的一夜,叶修终于熬到了换班的时间,退了游戏和换班的人打声招呼。叶修打着哈欠慢慢的走上楼。别人正常的休息时间在他这完全颠了个,叶修倒是无所谓,反正能睡觉就行,随意的厉害。

    不过今天,这样随意的日子结束了。

    这要感谢网吧老板娘陈果无意间再次与叶修的身份证相遇。 叶修还记得,在他刚刚想不顾一切的倒在床上睡大觉时陈果是怎样河东狮吼着把他从床上拎起来。 现在,他正抱着枕头缩着脖子听老板娘训话。
 
   “你是向导?为什不说?又是熬夜又是吃泡面的,哪有向导会这样!你会不会照顾自己啊?!”陈果噼里啪啦一通说,但不是因为招员工招进来个麻烦,而是真的担心,一想到这货是向导还毫无自觉的熬夜,陈果就气的不行。 叶修随意惯了,确实没有好好照顾自己的觉悟,突然被老板娘这么一吼弄的猝不及防。明明自己才是占理的一方还不停的给陈果道歉。最后还哭笑不得的跑出去讨好性的给老板娘买午饭然后再三保证不上夜班不熬夜玩游戏这才放他回去睡觉。

   算了算了,至少证明老板娘把自己当作自家人了。 叶修很是无奈的这样安慰自己。然后不顾陈果吃人的眼神,顶风作案带着老板娘的好闺蜜唐柔继续熬夜在网游荣耀里兴风作浪。搞的最后陈果都呵呵一笑双眼望天绝望的问向导是个啥?能阻止叶修兴风作浪吗?能吗能吗能吗?

  大概也就电脑卡了能阻止他。

 
    这种状况在叶修退役几天后他终于想起清理qq信息时发生了。  叶修单手撑着脸无奈的挨个回完消息在删除,清到最后看见了一条意想不到的人发的消息,整个人都迷茫了。

   没有问他为什么退役,只是简简单单的问候他最近过得怎么样。看到这个人发给他的消息,叶修是懵逼的。

  周泽楷。

  只差一个冠军就可以彻底坐稳荣耀职业联盟第一人王位的枪王周泽楷。

  

元素传说『7』

*继续求一个师父
*感觉叶修穿祭司白袍会很帅
*文笔一如既往的渣……
*ooc预警

   叶修和黄少天不愧为多年好友,叶修怎么想的黄少天就是怎样做的,第二天就动身回了蓝雨总部,把那枚叶子送到了喻文州的面前。 叶子在黄少天身边待了一个
晚上,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石头,普普通通的扔到大街上都没人会看一眼的。
   “这个东西对他很重要。”黄少天指着桌子上的叶子对喻文州说。 喻文州挑眉看他,见黄少天很认真的看着他,知道他并没有开玩笑。 就拿起桌子上的叶子放到眼前打算认真的看看,结果拿起来没一秒钟就又扔了回去,倒退两步跌坐在地。吓得黄少天一个箭步扑过去,小心翼翼的将喻文州扶起来:“怎么了这是?!”
   “这个东西在吸取我的力量。”喻文州在搀扶下做回椅子上,看着蓝色的光如流水般缠绕着那枚叶子,最后一点一点的融入进叶脉中消失不见,“抽走了我三分之一的力量”
   “什么?……”黄少天难得的少说话,大概是被惊到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想到昨天叶修的状况再看看喻文州的状况,两者如出一辙的状况让黄少天失了冷静,反身就想走,却让喻文州一把拉住了。喻文州看着黄少天惨白的脸担忧的问:“怎么了?”
      “叶修……”黄少天惨白着一张脸,一想到昨天叶修突然的虚弱晕倒而他却没有发现如此简单的原因他就害怕。喻文州愣了一下,然后拍拍他的肩:“你没有让这个继续留在他的身边不是吗?”
       黄少天回过头看他,攥的死紧的双手慢慢的松开。喻文州看黄少天渐渐的冷静下来,就指着那枚叶子对黄少天说:“你注意到了吗?这个东西对你不起作用。” 黄少天低头想了想,重新拿起了叶子。 原本闪着蓝光的叶子瞬间熄灭,重新变回了石头。
     “奇怪……”黄少天掂了掂叶子,“难道我是克星?”
     然而,此时的克星还不知道,某个人已经撺掇好两员大将准备撬了蓝雨的军火库。
    “不好吧叶修哥……”
    “放心吧没事……”
    “小伙子我佩服你的勇气……”
  
    比起蓝雨这边抓住的微弱情报,微草那边显然更加潇洒,不为什么,只是近。  微草的总部在暮光城,离精灵族的领地圣域仅仅一条大河的距离。 所以精灵王族大祭司失踪搞的人心惶惶的时候,微草就派人潜入圣域搞到了第一手情报。  看到情报上大祭司的照片时,微草上下都惊呆了。
    “这……”
    “叶秋转行了?”
    “可他不是被通缉呢?”
   王杰希到是淡定,拿起照片一看都不带犹豫的就说这人不是叶秋。 翻了一遍情报后然后叫人给各个军部打发视频:“情报要吗?从圣域打探到的,绝对真实哦~”
   情报共享是当初几个人说好的,至于能不能抓住叶修全凭本事。 结果不知道蓝雨抽什么疯,刚刚接通蓝雨总部黄少天二话没说就关了视频,这倒是让王杰希很意外。  过了半天喻文州打了电话过来,语气无奈的请王杰希发一份情报过来。
   “你们抽什么疯呢?”王杰希皱着眉头问。 微草和蓝雨在某些方面确实不和,但也不至于见到他就挂电话吧?
   “哈哈……”喻文州正想着怎么开口,结果充当背景音的黄少天已经愤怒的吼出来了:“***哪个挨千刀的混账!!!老子的军火库是你能动的吗?!!!别让我知道是谁,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我绝对会让他知道什么叫冷冷的冰雨在脸上胡乱的拍!!!”
   
   “军火库被劫了?”
   
   “…………”
 

元素传说『6』

*被坑的一天
*我觉得还是应该找个师父教我写文以及写剧本(,,•́ . •̀,,)
*中秋国庆的我多写一些当贺文吧(๑❛ᴗ❛๑)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并不】打开的盒子里面,静静的躺着一枚透明的绿色树叶,随着盒子的打开散发出绿色的萤光。叶修皱了皱眉,左手臂传来的疼痛被他强压了下去。  黄少天并没注意到叶修的不对,一脸好奇的将树叶拿起来,放在眼前仔细的看:“好漂亮,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树叶。诶老叶,你说真的有这样的树叶吗?”
    叶修悄悄抹去脸上的汗,努力不让黄少天看出他的不对: “有啊,世界树的叶子就是这样的。不过估计你也没见过。”说着拿过黄少天手里的树叶,穿在一根细银链上挂在脖子上,然后拍拍胸脯:“我的啦~”
   “我去,你别太过分啊!我陪你来一趟你一点都不给我啊!”黄少天想拿剑砍人了,“你这是压榨劳动力!压榨劳动人民!!”
    “行,除了这个,其他的分你。”叶修说着打开空间戒指就要拿材料。黄少天赶紧拦住他,指指叶修挂着叶子的地方:“其他的我们蓝雨也不缺,就这个吧,我留个纪念。”
    “劫个仓库还要留纪念,你真当是来旅游的啊?”叶修呵呵一笑,拍开黄少天的手紧紧的护住胸口,远离黄少天。那样子像是护住了最重要的命脉,哪怕是最亲近的人都不能轻易触碰。  黄少天眯了眯眼,扑上去作势要抢,结果叶修在他扑上来的时候没有挡住他,而是身体很剧烈的一晃,差点摔倒,吓得黄少天一个急刹车停下,飞快地扭身扶住没站稳的叶修。一抓衣袖发现已经
被汗水浸了个透。
      “怎么回事?你干什么了?”黄少天吓得面如土色。叶修眼前一片模糊,稍微动一下都是天旋地转的感觉,只好让黄少天扶着他先坐下。 黄少天看他情况实在不佳,干脆一把把他打横抱起,任叶修怎么说也不理:“你应该去医院看看啊你情况这么糟。是不是老打架的缘故,我说你也太不爱惜自己了吧。我……”
    “少天,闭嘴。”叶修无奈的叹了一声,无力的靠在黄少天怀里,现在自己确实没有力气去堵住他的嘴,“去医院我认了,你别说话让我好好歇歇。”
    “好。”黄少天很听话的闭上了嘴。难得安静的走了一路。  到了医院后,叶修先被送入病房,黄少天去办理手续,不放心的一步三回头的看着叶修,那样子是生怕把人丢了。叶修无语的朝他丢了个医院免费送的橘子这才恋恋不舍的出去了。  
      再等黄少天回来的时候,窗户大开,风吹动着窗帘下,床上空空如也,连余温也没有。 黄少天笑了笑,似乎早就知道了结果。从衣兜里掏出一枚透明的、散发着荧光的绿色树叶。他颓废的倒在床上,看着那枚叶子。叶子的光照在他的脸上,落进他的眼里,将他心底的苦涩映射。
    “叶修啊叶修……”黄少天缓缓闭上眼,手一松那枚叶子便砸入怀里,光芒一下消失。黄少天也不管砸的那一下疼痛,翻个身将自己的脸埋进枕头里,“就不能让我多陪陪你吗?”
     
————
    叶修拖着虚弱的身体回到兴欣的时候,发现自己房间的灯亮的能刺瞎人眼。 在走近一点,看见苏沐橙趴在窗户上看他,脸色很不好。
     “去哪了?”苏沐橙跳出窗户,虽然脸色不好,但还是伸出手扶住了他。两个人朝夕相处,她很清楚叶修这几年来身体的变化。不用说她也能看得出来叶修的身体这一刻濒临崩溃。
    “没什么,去拿了些需要的东西。”叶修在苏沐橙的搀扶下翻窗进入屋内,倒在床上的的时候一摸胸口发现项链不在了,抬手挡住打在眼睛上的光。苏沐橙没有多问,从随身的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瓶放到桌子上:“这是新药,记得吃。”
     “嗯……”
       “那你找到那枚叶子了吧?”
      “找到了,可惜一不留神让少天拿走了。”叶修成大字型躺在床上,可那放松的样子丝毫看不出东西丢了懊恼或可惜的样儿。苏沐橙眼眉一挑,问:“不重要吗?”
    “重要吧,毕竟那个是做祭祀要用的。不过在少天手里拿回来也容易。不过……”
    “不过他说不定会先拿回蓝雨给喻文州看完再给你送回来。”
     “是啊……那样的话,我就要离开这里了。”

我我我我……我只想说,我去漫展是不是走错展子了……好像走错进了霸图女校了😱

【all叶/周叶】元素传说『5』

   也许叶秋的抗议真的起了作用,也许是因为时间太晚了,叶秋在书店留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就走了,走的时候回头看着叶修:“早点回家。”叶修背对着他挥挥手,手指间夹着的烟掉落在地上,被碾压进泥土中。
    
      “没想到我这么受欢迎。”
       叶修看着裹成熊的某只黄少天站在他面前,庐山瀑布汗流个不停。好心的告诉他可以不用穿的这么厚,毕竟现在还是夏天的尾巴。 黄少天眼睛一瞪,看了眼店里,压低声音说:“我要不穿成这样怎么瞒得过嘉世边境巡逻的士兵。”
     “嘉世边境没有这么冷吧,你怎么连过冬的衣服都穿来了?”叶修推开柜台上的东西,单手支撑着下巴靠在桌上悠哉悠哉的看着黄少天左一层右一层的往下脱衣服,黄少天擦擦汗,一脸惊讶的看着叶修:“不是吧,你不知道吗?嘉世边境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突然就下雪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活的植物全被冻死了,现在边境的雪还没停,千里冰封万里雪飘的真能和北国有的一拼了。唔唔……连你也不知道的事情估计嘉世境内也没几个知道的,嘉世这是瞒着呢……”
    叶修听着黄少天不停的说话,难得没有打岔或是头疼的堵住他的嘴,反而异常的沉默,直到黄少天把自己说的口干舌燥大脑缺氧,才发现这是自己有史以来在叶修面前说的最痛快的一次,以叶修的性格今天居然没有呛他,转头一看叶修正盯着他在发呆,脸不由得一红,咳嗽两声转移注意力,抬手戳了戳叶修的脸:“回神了,盯着我看什么呢?”
    “盯着你干什么?”叶修拍开黄少天在他脸上作死的手,“我想的事情比你还重要,别闹啊乖。”
    黄少天瘪瘪嘴,用力一扯扯掉了围巾,然后一副伤心欲绝捧心状幽怨的控诉叶修:“你怎么能这样,我大老远来的还捂的这么厚就为了看看你还活着不我容易么我?你就这么对我,太让我伤心了,你必须安慰我幼小又脆弱的心灵,不然我就赖着不走了!”
    叶修掏掏耳朵,笑的一脸春光明媚:“那我只好给文州打电话告诉他蓝雨副队擅离职守让他来领人了。你自己看着办吧~”黄少天一听立马怂了,连忙摆手认输,“别别别,别麻烦我们军长,我就是过来看看你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不。”
    叶修摸着下巴仔细想了想,突然眼前一亮,一拍黄少天的肩膀双眼放绿光的盯着他:“你别说,还真有。”黄少天娇躯一阵,总觉得叶修要开始坑他了。

    事实证明,有时候预感真是的是比天气预报还准的。比如现在,叶修正斗志昂扬的拉着黄少天瞄着嘉世的仓库。 是的,蓝雨的二把手,堂堂的剑圣,被叶修拉来当苦力准备抢劫嘉世的仓库。说出去都丢人,黄少天来之前一边作伪装一边威胁叶修敢说出去就弄死他。  到现在挂在树上都还在念叨着第一次干这种丢人的事。
    “你行了吧,荣耀没成立时谁天天满世界乱窜找人打架?”叶修无奈的堵住他的嘴,再让他说下去底下睡觉的巡逻兵就该醒了,到时候想不让人发现都难。
    “唔唔唔唔唔唔……”黄少天表示抗议。抗议的声音有点大,底下的巡逻兵被吵醒了。
      “什么声音?!” 
       叶修捂脸,拉着黄少天迅速蹦到另一棵树上,惊飞了一只挂在树上睡觉的鸟。 巡逻兵看了看发现没有异常后,抱着枪又睡着了。 叶修长舒一口气,无奈的怼怼黄少天:“你因为话多的毛病差点暴露了多少次?就这么不长记性?”
     “怪我怪我,我说咱们来嘉世的仓库究竟想干嘛,威胁嘉世撤除你的通缉令吗?难道第一步是烧了嘉世的军用物资?”
    “我哪有那么凶残?”叶修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就是来拿点东西,我手里的不太够。”
       然后两个人悄悄的绕到仓库后门,撬开锁后两人很快分好工,黄少天负责守门,叶修负责拿东西。
      黄少天本以为会惊险万分,却没想到自己现在如此悠闲,甚至还打了十几个哈欠。而叶修找东西找到现在还没有出来,他都快看到太阳升起黎明降临了。
  “叶修你在找金子么?这么慢……”黄少天无精打采的推开半掩的仓库门,下一秒直接在原地石化。
     “你肯定是在威胁嘉世吧!是吧!嘉世满满一仓库的物资全让你搬空了?!抢劫啊你!”黄少天满脸惊恐的指着叶修。叶修摆弄着一个小木盒,身后是空无一物的仓库。也不能说是空无一物,地上至少还有片树叶。
     “我要的东西多啊,来来来这个盒子我弄不开,过来帮忙。”叶修淡定的朝他挥挥手里的木盒,结果话音刚落木盒发出轻微的声响,自己开了。
    “这个锁开前需要摇一摇么……”
     “…………”

(all叶/周叶)元素传说『4』

     “卡啦。”
    “砰砰砰!”
     “哐!”
    “哎哟!我去!”
     叶修饶是睡的再沉也要被吵醒了,他从床上蹦起来,随手操起扫帚咚咚咚的直敲天花板,扯着嗓子嚎道:“老板娘,你大早起的干什么呢?!不知道隔音不好么?!你扰民我是会告你的!”
     结果楼上的陈果也毫不示弱,哐哐跺了两脚地板,不知道用了多大劲愣是把叶修的扫帚声给盖过去了,甚至咆哮着让叶修去看店。
    “我收拾屋子关你什么事?看店去!这都几点了!”
    叶修无奈的扔掉手里的扫帚,随便套了件衣服就去了前面的书店。要说陈果这书店,一天都不见的能有一个人来,虽然规模大装修不错,但现在再嘉世这个混乱的地方,真的愿意坐下来静静享受书的人还真的不多,曾经叶修建议过陈果搬去别的军区,但陈果想都不想就拒绝了,反到把叶修弄的摸不着头脑。
    “这是我爸爸留下的,我不能就这么离开了。”陈国歪头想了想,认真的说着,手边的星辰花刚刚浇过水,晶莹的水珠顺着叶子滑下,啪嗒一声,滴落在陈果的手上。
     叶修默然,这个话题就这么过去了,而且目前这个状况也不是太糟,所以谁都没有再提过。
     “哈啊~”叶修打了个哈欠,走到柜台后坐下,随手翻开今天的报纸,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在熟悉不过的一个东西——
    “世界树发现枯萎迹象,精灵王族圣之大祭司无故失踪。”
     叶修瞪大眼,整个人惊了一下,一下从椅子上蹦起来,那张报纸落叶一样从他手中滑落,掉到地上散开。陈果和唐柔说说笑笑的从楼梯上走下来,看见叶修直直的站在那里,报纸散落在地上管也不管。
     “怎么了叶修?报纸别乱扔啊。”陈果皱着眉收拾起报纸,顺便看了眼报纸上的内容,惊呼出声:“怎么回事?”
     叶修很快恢复如常,面色平静的摆弄着书架上的书,声音还像以往那样带着些微微的嘲讽:“老板别信,这些人就爱唬人。该忙什么就去忙吧。”
    “真假?”陈果半信半疑的看着叶修将报纸揉成团扔到废纸篓里,然后抬起眼很是真诚的对她眨眼睛。这样的表情她之前见过一次,她抓住叶修偷偷抽烟的时候叶修也是这样逃过一劫的。这次说什么也不能信。结果还没等她干什么呢叶修就直接开大招把俩人扭向门口的方向开始使劲推。
     “真的真的。 老板你不是要和小唐去买东西吗?赶紧去吧。”叶修急急的将陈果和唐柔推出门外,在两个人不明所以的状况下砰的一声关上门,将两个人关在门
外。陈果反应过来后哐哐哐的砸门骂叶修是不是要造反。然而叶修却没给她任何回话。
       “真是反了……”
        “算了果果,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回来再说吧。”
————
      “逃跑也不会还弄出来这么大动静。”叶修点起烟,冲着对面和他有着一模一样的脸的人吐出一口烟雾,“难怪当初离家出走没成功啊叶秋。”对面的叶秋边咳嗽边挥手驱散烟雾,不满的抱怨:“还不是因为你!你自己也知道怎么回事吧!什么时候回去?”
   叶修在第n次面对这个问题时沉默了,手里夹着的要放在嘴边,就那么燃着也没去理会。直到烟灰断落摔在地上,叶修才终于有了反应,“再等等,还不是现在。”
      “不能等了,世界树出现了枯萎的迹象,和它关系密切的你也受到了影响,”叶秋拎起长长的白袍,走到叶修的身边,抓起他的胳膊一把把袖子撸上去,一个古图腾闯入两人的视线中,“你看看,再不回去你和它都得玩完。”
      “我知道,但我现在真的不能回去。”叶修拍开?叶秋的手,把袖子缓缓放下,盖住那个图腾,“我现在回去了,世界树就真的危险了。我总得把危险彻底铲除干净了才行。倒是你,出来一趟不容易……”
     叶秋欣慰:“嗯,你还知道……”

    “所以回去吧,被人看见的话就好玩了。”
    “?!混账哥哥我才刚来你就赶我走!我连杯茶都没喝到!!!太过分了!!!”


我想有人能给我留言提提意见,可以吗各位小可爱小天使们ヾ(❀╹◡╹)ノ~